冯兵  洗 脚
发布时间:2014-10-01 浏览次数:

   

 

冯  兵
(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,哲学博士)
 

宝宝刚出生,妻子又是剖腹产,躺在床上难以动弹,虽然请了月嫂,但初为人父的我还是一整天脚未离地,累得够呛。直到妻子和宝宝都酣然入睡,我才得以走进卫生间冲个热水澡,以洗去一身的疲惫。我光脚站在浴室中间,脚丫子得到了释放,腰却酸痛得弯不下去,难以像往常一样用手去搓洗,只好双脚一边相互摩擦一边用水冲。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奶奶曾经哄劝过我们的话:“上等人手洗脚,中等人脚洗脚,下等人不洗脚。”不禁哑然失笑:我这不正成了中等人了么?

小时候生活在农村,冬天非常冷,我们兄弟俩常因为怕冷而在睡觉前不想洗脚,或者敷衍了事,所以奶奶就以这样的话来告诫我们养成讲卫生的好习惯,鼓励我们做一个受人尊敬的“上等人”。奶奶的娘家解放前是大地主,祖上曾中过前清的举人,算得上是大家闺秀。后来尽管她历经各种磨难,生活艰苦,但从来都是那么的整洁清爽,绝无半点邋遢与颓靡。而我们兄弟俩幼年丧母,也幸亏有了奶奶的照顾和教育,才没有如同有些单亲家庭孩子一般的哀苦和落魄模样。

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,碰到一个舍友不爱洗脚,不管是冬夏,常常是袜子一脱就上了床。我们几个被熏得实在受不了,纷纷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责令他去好好洗洗。结果有一天他被逼急了,说了一句让我们至今记忆犹新的话:“朱元璋年轻的时候也不爱洗脚。”明朝的开国皇帝到底爱不爱洗脚我们不得而知,但同学当年的借口却让我们嘲笑了很久。不过这小伙子也的确不简单,他通过自考拿到大专文凭,后来以同等学历考上硕士研究生,毕业一年之后又顺利成为了某名校的博士研究生。除此之外,其貌不扬的他还有着口若悬河的辩才与酷似刘德华的歌喉,并因此成功“诱骗”到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妻子。

然而,今天的人们在外面谈到洗脚则有了许多不同的意味,城市里随处可见的足浴、足疗中心让“洗脚”成为了一个暧昧的词汇。不管是不是真正的足浴足疗,“洗脚”总是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生联想。曾经看到过一家毫不起眼的足疗店,在其门脸两边贴着一副对联,上联是什么记不起来了,但下联却很能吸引人的注意,赫然写道:“寻花问柳莫入此门”。想必店主人凭着按摩修脚的家传技艺做着正当营生,却因为“洗脚”的店名屡遭登徒子的骚扰,实在是不堪忍受,干脆明告:此处非花柳地。然而好笑之余,又令人感觉颇不是滋味,如今怎么连洗脚都变得那么复杂了呢?

《天人之际》第十期 第69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