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壮青
发布时间:2014-03-07 浏览次数: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林壮青(西方政治哲学)
          对大学教师而言,自传或自我介绍什么的,实际上,就是不受或未受学界认同,同时又渴望受到他人承认时,在寻找一种俗群认同时的自我安慰。这种俗群认同对我来说本来不是一个问题,但为了搞好狗屁学术却突然发现是一个问题。因为目前中国的学界也俗群化了。因此,我也来一次,这是第一次。如果以后发达了,我肯定也与现在的大多数名人一样,可能天天幻觉自已就像电影名星或歌星什么,站在台上,底下,彻底的底下欢呼一片。但问题是,谁教化谁,是你教化了底下,还是底下同化了你。是后者吧?我没说啊!
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 60年代出身(于戴云山脉一个小村坊济川)。一看,头发白了,但对不起,那是感官;哦,还有虚荣,哪就不好说了——真的!它是制造洞穴的能手。因此,总想年少,也占有一点什么;已经拥有的却不想消受。他妈的,不年轻,还真不行啊,头衔未赐(职称为零)!逍遥棺未赋(办公室为零、房子为零)!什么都没有……肉欲永恒,虚荣更是与年递增,那一切哪能没有呢?!“大干150天”(请看10-11年“蛮”省各级时报),什么都有了。
一个民族主义者——仇恨邻国、“它”国,坚信战争即和平;一个有德之人,有恩必报,有仇必雪。
如有机会招生,要带47人(据报导,中国最牛博导最高学生数)。躺在华园美丽的阴沟旁,树阴下,一边喝酒,一边讨论“水为什么是静止的”的古老课题。说不定,一年之后,就能培养一个大哲学家。
  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 在博雅塔下,末名湖畔转了5圈,搞到一个博士(学位),还是个处女——一丝不挂,纯情得很。可是没有“爱欲(eros)”对象,寂得很!她全身早已蒙上灰尘,没有人去摸慰。现在有谁想去骚扰情纯的,不顾浪荡吗!所以,她想早一落入风尘;但现在风尘更有风尘,她只能在门首低头,摆弄自己的……
虽然是处女,但可无性生育,还是生了了十几个女儿(文章)。但由于老娘还是处女,所以也只能生处女,而处女却没有人要,因此,只能贱送给聋子、瞎子、没有腿的、没有手的,她吗的,还倒贴了不少钱(版面费)。
 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 课题数为零,而且渴望永远为零,免得休谟再世。其它的,自己去发掘吧!那么懒惰,还想做学问!要看档案,它完备得很,但就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不是;要看人,还在,预期不好死去——要等到那一刻——一个100米直径的花圈。
 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四
        花圈圆形,校门才半圆,且永远只能半圆。